当前位置 : 首页 >> 信息公开 >> 媒体视角

杨其猛:12500多次引航零安全事故

来源:福建日报 第02版:要闻2     时间:2017-05-18     点击率:     字体显示:

执行引航任务的杨其猛在代替船长发号施令。

  

  5月10日早晨八点半,记者在厦门同益码头见到了厦门港引航站引航一科科长、高级引航员杨其猛。

  整理好行装,杨其猛登上了接驳的交通艇,这是他当天的第二趟引航任务。凌晨五点,第一趟任务的船舶抵达,他在天色朦胧中赶往海上的引航点。指挥着一艘近400米长的大货船靠港,杨其猛的引航任务完成得出色漂亮。要知道,能引航这种目前全球最大集装箱船的引航员,整个行业都不多。

  “第一趟船原计划凌晨两点抵达,没想到延误了。所以今天两趟任务变得相对集中。”杨其猛嘴上轻描淡写,但货船延误的几个小时里,他几乎没有踏实地睡过觉,每隔一段时间,他便醒来看看手机,琢磨着船怎么还没到……

  这是杨其猛的工作常态。从业的25年来,不论刮风下雨、不论白天黑夜,他总是静静等待着需要引航的船舶,然后认认真真地做好每一趟引航。凭借扎实的专业素养、过硬的技术本领以及对引航事业的热爱,杨其猛创造了诸多引航纪录,化解了不少船舶的危机,并且在12500多次的引航工作中保持着零安全事故的纪录。

  每次引航都是新挑战

  扼守海上公共交通安全咽喉的引航员,被称为“水上国门形象第一人”。他们的主要工作是负责在港口、内河或者沿海水域中为进出船舶引航。引航员登船后,会代替船长发号施令,把船引进来,送出去。

  早上9点10分,杨其猛登上满载粮食的新北仑,开始了他当天的第二趟引航工作。

  “进入招银码头的航道水深11.6米,今天潮高3米,根据船的情况,再结合风向和流向,我们可以用两条拖轮分别在船头船尾推顶,慢慢横移,帮助船舶靠岸。”查看了船上的引航卡并与船长简单交流后,杨其猛拿出了初步的引航方案。

  上午10点23分,新北仑稳稳地靠上了漳州招银码头,杨其猛才松了一口气。

  “今天雾大,视线不太好,所以花的时间比较长。”杨其猛一边摘下手套,把救生衣、高频对讲机和引航签证单等放进随身背包,一边说。这样的引航工作,他做了上万次,但每一次他都小心翼翼。

  引航是项技术活,容不得半点马虎,操作稍有不慎就有可能造成整个港口公共交通的瘫痪,甚至造成“船毁码头伤”的严重损失,这样的损失几乎都是上亿元的。对技术的高要求,也让引航员成了稀缺资源。数据统计,目前我国持证的专业引航员仅2000多名,培养一名一级引航员至少需要十年时间,而高级引航员全国不足百名,因此也被称为“熊猫职业”。

  “每一次引航都是一次全新的挑战。”在杨其猛看来,精湛的技艺源自于长年累月的经验积累。海上潮汐、风向、流向不断变化,天气不同、船的大小不同,引航的方案就不一样。哪怕是同一艘船,载货量导致的船身吃水不同,采用的方法也不一样。因此,需要保持不断学习。

  多年的工作中,杨其猛养成了一个习惯,每次引航作业完,他都要在脑子里把操作过程过一遍,然后做个总结,看看是否有其他提升方案。他说,引航就像完成一件艺术品,需要不断地雕琢,才能完美。

  越是危险越是冲在前

  1988年,大学毕业的杨其猛来到了厦门港务集团。三年后,开始了他的引航员生涯。从实习生,到独立作业,再到现在的高级引航员,杨其猛一心扎进了引航事业中。

  2009年1月27日,农历大年初二,家家户户还沉浸在新年的喜庆气氛中。杨其猛接到任务,需要到距引航点17号浮标约20海里的外海引领铁矿船“月神”号进港。顶着8级的大风浪,他第一时间赶到了引航点,不顾晕船呕吐,立即展开工作。经过6个小时引航,长273米、吃水达16.6米的15万吨级铁矿船最终顺利靠上海沧矿石码头,为船方创造了巨大效益,也创造了厦门引航史上最远引航距离的纪录。

  去年莫兰蒂台风期间,杨其猛彻夜未眠,在站调度室与值班调度员一起协调组织船舶有序离港。台风过境,杨其猛带领6名引航员搭乘着引航艇出发,登轮指挥引领台风过后的第一批大型船舶进港。

  ……

  作为一名共产党员,杨其猛用他的行动践行着“爱岗敬业”。工作中他总是主动担当,无数个节假日,他都选择在船舶驾驶台上度过,他的夜班引航记录甚至达到了单月23天;工作中,他也总是开拓思路,迎难而上。今年初,杨其猛又创造了一项新纪录:在直径680米的狭小水域内,成功指挥船长400米、20万吨级的超大型集装箱船“美慈马士基”轮顺流掉头靠泊嵩屿集装箱码头。这一纪录在世界都属创举。

  对于一度跻身全世界最危险的行业之一的引航员身份,杨其猛是这样理解的,“越危险的时候越需要有人冲在前,我只是热爱这份职业。”

(廖廖 卢月)

  • [附件下载]

相关文章:

【收藏】【打印】【关闭】